本刊特讯,12月16日,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计划实施二十周年总结会暨2011年度启明星授证仪式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懿德楼隆重举行。沈晓明副市长出席会议并致辞。市科技党委书记陈克宏宣布2011年启明星A、B类以及跟踪计划的入选名单。市科委主任寿子琪在会上做了启明星计划实施二十周年总结讲话。市科委副巡视员施强华主持会议。
  
  青年兴,则国家兴。为造就适应21世纪创新发展需求的科技人才队伍,上海市从青年科技人才抓起,以拂晓时分初升于地平线上的晨星为喻,于1991年创立“青年科技启明星计划”,重点培养和资助35岁以下富有创新思想与创新活力的青年科技人员。1993年进而启动“启明星跟踪资助”计划,顺应人才发展规律,为青年科技人才持续成长提供“续航增程”动力。进入本世纪后,为增强企业创新能力、提升我国产业技术水平,启明星计划将企业青年科技人才纳为重点支持对象,2005年正式设立B类专项。如今弹指一挥间,该计划不知不觉已驶过二十载,市科委为此累计投入了1.73亿元,共资助了1419人,其中20%的人得到连续资助。
  
  启明星计划取得的成效是显著的。获资助的启明星们广泛分布在数理、化学、信息、材料、生物、医学、工程、环境、能源、管理、农业等各类前沿领域、重点学科和专业技术领域,成为各领域科技创新活动的有生力量。在历年获资助的人群中,迄今已有6人当选院士,31人担任国家973计划和重大科学研究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106人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在“十一五”期间上海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的创新成果中,分别有27%、12%、19%系由启明星们主持完成。对启明星的跟踪调查显示,启明星们晋升为教授、获得博士生导师资格的任职年龄普遍较一般人员提前6至7年,这意味着启明星们能够更早地担当起培育高素质科技后备力量的重任。调查统计同时还显示,一批启明星成为重点学科、博士点学科、创新群体的带头人,部分启明星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等国家级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基地的领头人。这一切说明,启明星计划的“造人”贡献,不仅在于直接培养造就的这批优秀骨干和杰出的领军人才,还在于通过启明星科技群体的辐射效应,进一步扩大培养、凝聚、带动起更多青年人才发奋努力,进而快速有效地壮大了青年骨干力量,为上海乃至国家输送富有原始创新活力的生力军。
  
  启明星计划的有效实施成为上海市科技人才工程的重要基石。在启明星计划实施之后,上海市又相继推出优秀学科带头人计划、白玉兰科技人才计划、博士后科研资助计划、浦江人才计划、曙光学者计划、百人计划、领军人才计划、千人计划等等,从而构筑起一个能够为处于不同阶段、不同层次的人才发展提供有效助推力的人才计划支持体系。
  
  “难忘启明星年代”,这是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蔡威回顾他1994年获得启明星计划资助后走向科研成功这些年时发出的由衷感言。启明星计划之雪中送炭在青年科学家群体中有口皆碑。那些早期在启明星计划资助下开始富有创新思维的独立研究的科学家们,在成功开创出一片科研事业天地的时候,始终对启明星计划难以忘怀。二十年来,启明星计划已被亲切地冠予了多个称号,谓之青年科学家事业发展的“第一桶金”、“第一把金钥匙”、“定心丸”、“奠基石”等等。
  
  启明星联谊会理事长、华东理工大学田禾教授于1994年首获启明星计划支持,1996年获“启明星跟踪”计划支持,今年成功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会上,已有17年“星龄”的他深深感叹,“幸运地当选为院士,但这一切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不断积累、循序渐进的过程。”青年是社会上最有朝气、最富活力、最具创新性的群体,处于起步阶段的青年科技人员也是最缺少资金和团队的群体。他本人就是在从德国从事博士后研究刚回国时面临资金严重缺乏、科研工作举步维艰的情况下获得了启明星计划的资助,科研工作才得以顺利展开,两年后获得了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后被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此后的十多年里,他与他的研究团队先后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多项科技奖励。他表示,“启明星计划的帮助不仅仅是资金支持,更主要是精神层面的支持”,“启明星计划通过创新政策、完善体制,用宏伟事业感召人才,用良好环境凝聚人才,用优质服务吸引人才,用合理待遇激励人才,充分调动了青年科技人才创新、创业的积极性。”随着启明星队伍的壮大,自1993年成立的启明星联谊会的规模和影响力也在不断扩大,目前个人会员已近2000人,会员单位28个,下设14个分会,联谊会时常开展活动,加深启明星之间的沟通,为进一步开展学术交叉奠定了基础。“鼓励探索、崇尚奉献的启明星精神值得我们发扬光大”,他代表启明星联谊会向全体启明星们发出倡议:让我们珍惜这一切,共同努力、协同进步,让启明星的品牌效应不断延续;让我们牢记市领导和老一辈科学家们的殷切希望,一起大胆探索,勇于创新实践,共同携手为上海加快推进“四个率先”,建设“四个中心”努力奋斗,为推动上海社会经济和转型发展,增强上海城市综合竞争力做出积极贡献!
  
  2008年入选启明星计划的李希,在会上作为启明星代表发言时说,当年她博士毕业刚到复旦大学工作时,开始接触到上海市的科研资助项目,由于资力较浅,很多项目不适合她,那时她了解到身边有很多优秀的教授们都曾经入选启明星计划,并在该计划的支持下成长为所在领域的学科带头人,这坚定了她要努力工作争取成为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当中一员的决心。在启明星计划的资助下,她连续获得了2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009年入选了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2011年1月破格晋升为博士生导师。“启明星计划陪我一路走来,逐渐从一个科研新人成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独立领导一个小小团队的青年PI。”如今的她,当选了中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会医学分会的青年委员以及上海市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会理事,在领域中崭露头角。“在启明星计划实施二十年中,有无数的启明星已经成为各行各业中如日中天的领军人,也给了我们这些人以榜样、以鞭策。”
  
  万达信息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李光亚,1998年博士毕业,2001年他主持的集成软件测试平台技术的研究与实现项目获得启明星计划支持。作为来自企业的启明星代表,李光亚表示,“启明星计划为公司研发团队提供了良好的科技支撑环境,使我们更加专注于研发实践,也使我从一名普通的科技人员逐步成长为公司的副总裁,并获得诸多殊荣。”他此后相继获得了2002年中国首届上海IT青年十大新锐、2006年中国优秀产业科技创新先进工作者、第三届中国软件行业十大杰出青年、2008年上海市劳动奖章、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等荣誉,入选了2005年首批上海市科技领军人才、2006年上海市优秀学科带头人B类计划、2009年新世纪百千万人才的国家级人选。他领导的研发团队专注于围绕城市信息化建设的软件构建、中间件、信息安全、物联网、云计算、移动计算等领域的技术创新,为上海智慧城市的建设奠定了扎实的技术基础和研发成果支撑。“启明星计划为我开启了新的发展平台。自从获得启明星计划以来,本人主持和参与了包括国家863计划、国家科技支撑计划、上海市科委重大重点科研攻关计划、国家示范工程等合计40多项国家和地方科研项目的研究工作。主持和参与制订了9项国家标准和指南、6项上海市地方标准,以及6项国家软件工程和IT服务标准,提升了公司乃至上海市在全国软件行业的影响和地位。”在启明星计划的支持下,万达公司形成了启明星的团队,承担了公司的主要核心技术工作,在公司的成长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该公司在2004年获得首家整体通过CMMI五级评估,营业收入从2001年的1亿增长到去年的5亿左右,员工也从200多人发展到去年的1300多人。2011年1月份,公司在创业板成功上市。
  
  市科委主任寿子琪在会议上总结了启明星计划实施二十年来的成功之道,贵在“四个坚持”,即:在计划目标上,坚持以培养青年科技人才为已任;在计划原则上,坚持遵循科技创新和人才发展规律;在计划实施上,坚持协同创新、合力推进;在计划管理上,坚持科学评价、规范管理。寿主任指出,二十周年,是启明星计划实施的新起点,要进一步探索完善计划实施机制,抓好布局,抓好方式,抓好服务,更好地发挥启明星计划对青年科技人才培养和成长的引导与激励作用。
  
  沈晓明副市长在会议致辞中代表市政府,向新入选启明星科技计划的青年科技工作者表示祝贺,并向二十年来为启明星计划的建立与发展做出贡献的同志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沈副市长高度肯定了启明星计划实施二十年的成效。他指出,该计划的实施至少有三个方面令人引以为傲:第一是造就了一大批青年科技人才,第二是唱响了启明星的品牌,第三是产生了一批重要的科技成果,一些成果已经为上海这座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沈副市长强调指出,加快培育青年科技人才是科技创新事业发展的基本需要,是各国赢得竞争优势的基本经验,是上海实现驱动创新转型发展的迫切需要,我们要大张旗鼓、继续推进青年科技启明星计划。
  
  沈副市长寄语启明星们,希望他们在发展中要做到“五个不”:一不要急功近利,要沉得下心做研究;二不要有悖伦理,要成为践行科学道德的模范标杆;三不要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四不要居功自傲,要保持谦虚、淡泊名利;五不要自我封闭,要更多了解社会,要善于合作。
  
  沈副市长对启明星计划下一个20年的发展充满期待,希望通过政府工作的不断改善,为青年科技人才创造更好的环境,创造更多的发展机会。为此,他对主管启明星计划实施的市科委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是希望启明星计划支持力度再大一点;第二是希望把启明星联谊会做得更实,进一步推动启明星之间的交流;第三是希望启明星计划资助在坚持标准的前提下做好五个“倾斜”,即:向有原创性科学思想的青年人倾斜,向推进转型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服务业的青年人倾斜,向作为创新主体的企业中的青年人倾斜,向从事公共科技服务平台工作的青年人倾斜,向民办等体制外的科技机构中的青年人倾斜。